其它

“做为一名老党员,就要带头做好事,实实在在地为家乡、村民服务,守好我们的森林、大山、耕地和国境线,不能做任何有损党员形象的事。”在云南普洱西盟大黑山,正在中缅边境巡逻的勐卡边境派出所护边员岩聪说道。

说起岩聪入党,那还得从他的父亲岩张讲起。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作为上一代部落头人的岩张成为一名巡边特派员,他每天都在中缅边境巡逻,一旦发现偷渡、运毒等违法犯罪活动,就立即向公安机关报告。当时巡边特派员身份需要严格保密,很多人并不知道岩张是一名共产党员。而从小就依偎在父亲身旁的岩聪,在父亲一言一行的耳濡目染下,在他幼小的心灵心里种下了长大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的种子。1991年冬,跟随着父亲巡边的脚步,岩聪向当时的娜妥坝办事处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,在经过一番严格的考察后,他最终如愿以偿加入党组织,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。

“党员和非党员还是有区别的,当上党员就意味着无论做什么事,都应该吃苦在前,享受在后,要起到模范带头作用,就好比我现在是一名护边员,守护好边境的安全,也就完成了党交给我的任务。”岩聪从5岁开始就随父徒步巡边,坚持了55年,总里程数相当于绕地球三圈。“你们的牛要好好管住啊,不能让它们跑到我们国家的境内,不然对两边的兄弟都不好……”在国境边界,会说汉、佤、拉祜、缅“四语”的岩聪对境外放牛的牧民说道。
1993年夏,境外大片土地被用于种植罂粟,导致境外村民放养的牛羊无草可吃,加之边界无天然屏障,这些牲畜经常过境啃食我国村民种植的庄稼,给乡亲们带来了很大困扰,如何“拦牛”成为岩聪最急于解决的问题,反复考虑后,他决定将拉铁丝网的想法向上级报告。他的这个点子得到上级的肯定,施工计划很快提上日程。自开工之日起,岩聪便在施工现场奔忙,引导施工队分清边界线、拉网、挖洞、插杆、拉铁丝,只要能帮上忙的,他都抢着干、帮着干。短短半月,整个边境线都建起了扎实的“铁栅栏”。

为防止有人剪网偷渡,岩聪还带着村民轮流在便道附近蹲点,无论是薄雾晨曦或是繁星夜半,他们两人一班,日夜守护着边境的安宁。“现在天太黑了,你先回去吧,我一个人没什么事,你家里还有小孩需要照顾呢,快回去吧。”在蹲点处 ,岩聪对着一同值守的老乡说道。在村民眼里,村里无论有什么事儿岩聪都会帮着做,他也总是拍拍胸口说“我是党员嘛,不怕!”而他自己的事却从来不麻烦别人。

“这里是边境线,不管是哪个国家的人都不能在这里砍树、捞沙、搭桥,快点拆掉!”1995年夏,境外一些村民趁周边无人,偷偷来到边境的河道中采挖河砂,恰巧岩聪和边防战士巡逻至此,“偷砂贼们”被逮个正着。“他们听不懂汉话,我过去跟他们说吧。”岩聪上前去用佤语劝阻对方,经过耐心沟通,境外村民撤回采砂工具,拆掉了私自搭在河上上的木桥。岩聪明白,这样做不是长久之计,便将相关情况向上级作了详细汇报。最终,我方政府与缅甸佤邦政府签订协议,非法采砂行为得到有效遏制。岩聪常常挨家挨户跟村民宣讲法律知识,“要让大家都明白在边境上做什么是违法,不然他们到处乱采、乱砍、乱走,这样不就全乱套了吗?”

“我是老党员,应该带头守好国境线!”巡边对岩聪来讲,不只是走走路、望望界碑这么简单,更多的时候,他总在扮演“深林GPS”、边界调解员和“土翻译”的角色,他已经数不清自己的锄头下开辟出多少条小道、双脚下走过了多少里山路,记不清有多少次纠纷在他的劝说下握手言和。清早醒来洗漱后,岩聪又穿上迷彩、戴上党徽、挎上佤刀,踏上了新一天的巡边之路……

来源:云南省公安厅新闻办公室
编辑:   刘薇
责编:王涛 邢雅丽

分享到 :
0 人收藏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大鸟3 版主 私聊 作者
积分: 445 帖子: 135 精华: 0

我是大理电视网,
美女小编。
点我开始对话吧:)

发布
内容

每日精选文章推送